上亚新闻网

当前位置:»上亚新闻网»文化»吉祥坊用户名错误 没落的西安书院门书画市场,变幻的世道

吉祥坊用户名错误 没落的西安书院门书画市场,变幻的世道

2020-01-11 19:03:15

吉祥坊用户名错误 没落的西安书院门书画市场,变幻的世道

吉祥坊用户名错误,西安的书院门—湘子庙、北京的琉璃厂、上海的天目西路、广州的文德路、南京的夫子庙、青州的书画艺术城,都是国内大名鼎鼎的书画交易市场,是让一张纸变成真金白银的卖场,也是检验一位书画家综合实力的平台。

中国历史上,大约经历了四次收藏热,分别为:北宋时期、晚明时期、清朝康乾盛世、晚清到民国时期。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可以看做是正在经历的第五个收藏热时期。

自唐之后,中国政治、文化中心南移,西安逐渐沦落为艺术荒漠。从北宋范宽之后到建国之初,近1000年间,西安和陕西鲜有在历史上留名的书画家,跟它昔日的辉煌形成了强烈反差。前四次书画交易虽然热火朝天,却几乎跟西安无关,都是开封、南京、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在唱大戏。

幸好上世纪60年代初“长安画派”的横空出世,立马让西安成为比肩北京、南京、上海、杭州的国画创作重镇和交易中心。

1961年国庆,赵望云、石鲁、何海霞、李梓盛、康师尧、方济众六人,一起在首都“中国美术馆”联合举办“国画习作展”。他们的作品以浓郁的地域特色和新颖的时代气息,呈现出跟当时画坛截然不同的审美趣味,令观者眼前一亮,被各路媒体大量报道,迅速引起了全国画坛的强烈关注和广泛赞誉。

▲ 长安画派三杰:赵望云、何海霞、石鲁(从左往右)

由于这些人都身居西安,又有统一的艺术纲领(即:一手伸向生活,一手伸向传统),和完善的创作队伍,一位央媒记者在报道中首次采用了“长安画派”这个称谓,接着,在各路媒体报道中形成了连锁反应,“长安画派”这个称呼被其它媒体大量借用,迅速火遍全国,影响力也不言而喻。

在“长安画派”前辈们的精神影响下,越来越多的人献身艺术,因此,当代西安地区一直活跃着人口基数庞大的国画创作队伍,分布在陕西国画院、西安中国画院、省市美协、以西安美术学院为首的各大美术院校或美术系,以及社会上各行各业。许多人也成为职业书画家,并在全国产生了较大影响。

▲ 赵望云作品 ©️ 中国画家网

活跃在西安的上万名书画家,有职业的,也有半职业和业余的。不管是哪种形式的创作者,只有得到学术、社会和市场的认可,才算是真正的画家,市场的认可最为关键。

想在书画圈混出名堂,得到各界认可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跟其它行业一样,除过自身专业水准和人脉关系外,还需要必不可少的宣传推广,以及头顶的社会职务的衬托。

对职业书画家来说,得到市场认可是创作动力能够延续下去的基础。

生产—交易—收益,是永恒不变的价值体现定律。与之匹配的交易市场的出现,是实现这个流程的关键所在。书画家只负责创作,中间人负责推广和销售,若有售出,两者商定分成比例,一举两得。画廊就是这种合作形式下的产物,实质上就是展示书画家作品的商店。

在书画市场火爆的2009—2011年间,书院门画廊林立,画贩子、画廊经营者、拍卖会作品征集者、书画经纪人、书画传媒人、收藏家、送礼者、贪官、游客等等,各色人穿梭其中,关注着市场上的风吹草动,共同撑起了一个繁荣的书画市场。

那时,稍微有点名头的书画家的作品完全是一副潜力股的架势,牛气冲天,价格一路上扬,把以书画经营为产业的人引诱得亢奋无比。

▲从地图上看现在的书院门的画廊

书画交易其实跟股票交易有些类似,有大庄家和小庄家坐庄,当然还有更多的散户来撑场子。散户是处在最末端的画贩子,负责在底层从各种渠道低价收购字画,然后加些价倒卖给小庄家,小庄家再赚些差价倒卖给大庄家,大庄家再通过关系网络高价卖给客户。

大庄家的客户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求人办事的送礼者、书画投机者,以及喜欢附庸风雅的土豪。名人书画作品尤其是贪官们的最爱,其实经常在市场上流动的作品,十有八九不是好作品,好作品可遇不可求,凡是碰到,都会被真正懂作品价值的收藏家据为己有,轻易不肯再抛出。

贪官若收到字画礼品,常常会指示秘书拿着字画去书院门—湘子庙某个画廊变现成真金白银,再落回自己口袋。这个贿赂过程走得天衣无缝,很难被发现,受贿者和送礼者皆大欢喜。

一幅字画经过击鼓传花式的倒卖,价格也如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副作品早晨叫价1万,中午就能升到1.2万,晚上再涨到1.5万,第二天没准又能突破2万。

▲ 网络上这样的信息很多

那时的书画行业,是一块秀色可餐的大肥肉,散发的香味令许多投机者蠢蠢欲动。一些投机者甚至对艺术规律一知半解、一窍不通,甚至对一幅作品的好坏都难以分清楚,都敢削尖脑袋往书画行业里钻,都想乘机会搭上艺术品市场行情高扬的顺风车大捞一把。

如此火爆行情自然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艺术资本涌进来,各路操盘手集中火力进军书画市场,挥舞着票子把市场热度炒到了空前的高度。许多书画家的作品价格在此时疯狂翻涨,数倍、十几倍,甚至上百倍的飙升。

书院门的书画交易额在此时也达到了顶峰,而作品本身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应有的艺术价值,价格泡沫已从乒乓球吹成了足球。从乒乓球膨胀到足球的过程,正是这些操盘手大显身手的时候。

那时的画贩子,俗称“倒鸡毛”的推手,只要消息足够灵通,第一时间清楚买家和卖家的需求,每天保证手机24小时不关机,只要动动指头和嘴皮,也能遥控着轻轻松松挣钱。那些以钱生钱的大庄家,赚钱容易程度更是不敢想象。

书画市场的空前繁荣,不仅令许多从事跟书画相关工作的人士的腰包鼓涨起来,更是让书画家日进斗金,赚得盆满钵盈,不少年轻书画家也在一夜之间暴富起来,豪车、豪宅、美女滚滚涌来,迅速跻身有钱人阶层。

经常可以看到,一个个大庄家拎着成捆成捆的票子找上门,堆在书画家画案上,理直气壮地说:xx老师,我要买你n张画,这是润格,到某天我来取画。

这样的阵势,对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书画家是致命诱惑和打击,即使知名书画家看到这么多钱,心里也已经五味杂陈,不得不在艺术和金钱之间艰难抉择,几乎没有几个人能逃过这一轮艺术资本的枪林弹雨。

艺术创作从来都是精益求精,慢中出细活的过程,但是,拿人家的手短,为了按时交货,书画家不得不开始大量地自我复制,进行流水作业,画出题材相同,甚至构图相同的一幅画,数十张,上百张的画。

一位青年画家曾经指着他的许多大同小异的作品对我说:这些画是被市场强奸的结果,其实他并不想那样做,但无能为力。

▲ 某画家的流水线作业 ©️ 大河网

有一位年轻画家,被业界一致看好,以他当时所具备的实力和资质,将来极有可能成为大家。

来自各地的画商一次次提着现金来批发他的画,年轻画家无法按时画出来,只好硬着头皮先收下钱,打出一张张欠条。收到的钱被画家用于购买豪车、豪宅,泡妞,不知不觉,欠下数千张画,成为圈内一个爆炸性新闻。

某位资深收藏家说:如果按照正常节奏来画画,这些画足够年轻画家画一辈子了,他这辈子只剩下还帐的命,根本没有时间进行创作了,他的艺术生命极可能从此终止。

几年后,书画市场变成了熊市,再加上年轻画家流通在市场上的垃圾画太多,短期内市场难以消化这么多作品,他的作品价格一落千丈。那些当初掏了高价购买他作品的、还没有拿到作品的画商,财富严重缩水。

之前这个年轻画家的作品市值10000元,某位画商支付了300万购买了其300幅作品,但是并没有拿到现货,更不可能依靠交易赚取差价。市场热度饱和后,作品价格水分逐渐被挤压,这个年轻画家的作品价格回归到了正常价位,变为3000元,画商净赔210万,无疑成了冤大头。

▲书院门的流浪者 ©️ 亦是宜画博客

在各个画商的讨债下,有一段时间,这位年轻画家失踪了一段时间。关于画家的失踪,坊间流传着两个版本:一,那段时间画家压力过大,精神有些失常,去医院进行秘密治疗;二,画家被画商控制,关押进某宾馆,没日没夜的来画画抵债。

刚进入市场的年轻画家的作品价位还不是很高,画商即使赔了,整体算下来,赔的钱也在可承受范围之内。那些掏出大资本玩大画家的画商陪的可不是钱了,有的人甚至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一幅书画作品的实质价值,其实就是作品所承载的审美价值和文化内涵,以及其独特的创造性。在国内艺术品市场还不成熟的前提下,作品的生产者——书画家除过自身所具备的艺术水准外,还必须依靠其它方面拉动自己作品的价格。

▲赵本山送成龙的书法拍了200万

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增加社会效益,以及谋得本行业的官位,变“书画名人”为“名人书画”。明星里边的赵本山、赵忠祥就是例子,作家里面的莫言和贾平凹也属于此列。

若按纯艺术的角度来评定,他们的作品甚至比不上四流书画家的作品,但就是因为知名度高,社会影响力广,能卖出高价。若坐上美协、画院等单位的主席、副主席,或当上院长、副院长的官位,作品价格水涨船高是很自然的事。

书院门一位大画商第一时间听到本地某位著名画家即将赴京上任中国美协副主席一职的消息后,乐不可支,立马通过各种渠道筹集数千万资金,加上自己的几千万个人资产,总共近亿元,从市场上大量收购、囤积这位著名画家的作品,此时这位画家的润格也达到了峰值,可以说,画商是以最高的代价吃下了这批作品。

他的动机也昭然若揭,就是指望该画家上任后,其作品价格能再翻上几番,大赚一把。

最终,由于种种原因,在这次美协换届中,这位著名画家并没有当选新一届中国美协副主席,他的作品价格也由此止步不前,并开始出现了下跌的征兆。

紧接着,2013年初,随着“反腐风暴”的深入进行,书画市场的礼品市场失去了存活土壤,国内经济增速也开始放缓,许多以投机为性质的艺术资本也逐渐撤离出艺术市场,进军其它行业,再加上随着大众审美水准的不断提高,对艺术本质的重新认识,在多重考验下,书画市场不得不进行重新洗牌,慢慢向理性渠道回归,价格泡沫开始被挤压和过滤。

那位著名画家的作品价格开始直线下降,到2014年,仅仅过了一年,他的作品价格已经从60万缩水到20万左右,那个大画商的资本财富整整蒸发掉三分之二,在巨大压力下,画商不得不以跳楼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 ©️ 网络

书画市场重新洗牌,对书画家来说,其实是件好事。书画家不会再把更多的精力和自由出卖给画商和金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沉下心来钻研,提高自己专业技能,向着艺术理想攀登,有机会创作出更多精品。

▲在书院门孔庙碑坊下卖字画的老人 ©️ 小雪在路上的lofter

如今,走上书院门—湘子庙街头,可以看到,约80%的画廊破产、关门,变为其它店面,即使仍在开门的画廊,也是在苦苦支撑。

现在,愿意掏出真金白银购买字画的人太少了,除过少数人购买书画作为家装、极少数藏家为自己的收藏品味增添存在感外,绝大多数人都在市场上持观望态度。这次洗牌什么时候能再看到曙光,似乎是个谜。

从古到今,把玩艺术品的人都是极少数有钱有闲阶层,若太多各怀目的的人挤进来,势必要带动这个行业畸形发展。西安,以及全国其它城市目前的书画市场行情,其实就是本行业最真实的态势。

作者:龙舌兰

书画传媒人

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贞观club

秒速赛车app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bsmsd.com 上亚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